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 您好 今天是 欢迎您访问!  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监利热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2|回复: 0

街办疑委托闲散人员暴力逼迁 有老人被打头破血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25 11:15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广告位

  发现一份拆迁安置协议不符合规定,汉中市南郑区汉山街办的小路(化名)和同事上门走访当事人,未料到发生惊险一幕:当事人因情绪激动,拿着一把水果刀连续向小路捅去。(华商报1月14日A5版报道)
  近日,华商报记者从南郑警方处获悉,南郑区汉山街办“工作人员”涉嫌采取非法手段暴力逼迁,目前他们已全面介入调查。
  >>事件回顾
  上门谈拆迁被连捅两刀
  幸好躲闪及时
  此前采访时,南郑区城东片区棚户区拆迁指挥部一位负责人说,他们是去年12月开始接手汉山街办国庆村的拆迁安置工作,然而当他们核对之前的安置协议时发现,南郑区妇幼保健院医生赵某出生地位于国庆村,然而早在20多年前就将户口迁到了现在的工作地,目前并非该村村民。按照规定,如果是城镇居民,是不享受村里的拆迁安置和宅基地分配的。
  该负责人说,1月11日下午4时许,就在他和3名同事前往南郑区妇幼保健院,对赵某就之前签订的拆迁协议不符合规定一事进行告知,并要求签字确认时,与对方发生冲突。而这时,“工作人员”小路也被赵某用水果刀连刺两刀,好在躲闪及时并未造成伤害,但外套被刺破。
  汉中市南郑区汉山街办主管棚户区改造的街办党委副书记杨峰说,赵某和妹妹签订协议所涉及的房屋确实在他父亲赵某某名下,且两份协议上的签字都是其父赵某某代签的。
  杨峰说,之所以出现两份协议,是赵某某以签协议的方式将自己名下的房子分给了两个女儿,而他代替女儿签字就“代表”了这一行为。同时杨峰表示,代签的协议是“真实有效”的,也是“符合”政策规定的。
  而1月12日,汉山街办督导组下发的《通知》称,根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政策,赵某不享受拆迁安置。
  赵某某说,根据之前协议,街办同意除了房屋拆除赔偿外,还口头答应给他两个女儿一人一院宅基地,后来大女儿的却不给了,“所以才迟迟没有搬迁。”
  >>当事女子
  “两个男的拽住我胳膊
  我挣脱后情急之下拿出水果刀”
  14日,当事人赵某说,1月3人到11日,多名自称汉山街办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采取在她上班途中堵截、在她工作单位的办公室围堵等方式强迫她签字。
  “房子是我父母的,而且协议也不是我签的,我也不清楚,所以他们找我签字我就没同意。”赵某说,之前她也耐心告知对方,让他们和她父母谈,但对方却始终纠缠不休,严重影响她的工作:1月7日,她正在工作时,被对方围攻谩骂和威胁人身安全,下班后,又被开车尾随并发生了争执;1月11日下午2时许,她刚查看完患者回到办公室,两男子就进到办公室,拿出一个本子就让签字。
  “他们说今天由不得你,签也得签,不签也得签。”赵某说,由于当时她要去看病人便往外走,没想到被对方堵在门口不让走。“两个男的站在两边拽住我的胳膊,我拼命挣脱他们后,情急之下拿出了水果刀,本想吓吓他们,没想到他们仗着人多,往我扑得更凶了,我在慌乱中将其中一人的衣服划破了。”赵某说,随后她在医院的领导和同事的帮助下才得以安全,但对方仍继续大声辱骂、踢门打门,直到警察到来才停止。
  对此,南郑区城东片区棚户区拆迁指挥部一位负责人说,“对于像赵某家这样的钉子户,我们都会派出特别工作小组做工作,不能因为几家钉子户,造成拆迁进度延期。”
  “根据当事人赵某提供的证据,汉山街办已经涉嫌采取暴力手段进行逼迁。”南郑公安汉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,根据初步调查,7日汉山街办拆迁人员在赵某上班路上进行堵截,强制要求签字并发生冲突;11日,赵某上班时,拆迁人员干扰她正常工作,并再次发生冲突。
  “赵某的行为确实已经违法,但汉山街办采取暴力手段逼迁的行为,也已经违反法律。”该负责人说,目前他们已经全面介入调查。
  >>村民讲述
  多户村民曾被暴力逼迁
  66岁老人被打得头破血流
  “从去年10月开始,我们已经不断接到此类报警,都是这伙人。”14日,南郑公安汉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,经过调查,从去年10月开始,南郑区汉山街办对辖区张坝村、赵家湾村,以及近期的国庆村开始拆迁,而街办却“委托”社会闲散人员进行拆迁,并疑似采取暴力手段逼迁。
  连日来,华商报记者在南郑区汉山街办张坝村、赵家湾村、国庆村进行调查时发现,部分村民确实遭遇暴力逼迁,甚至有村民在冲突中受伤。
  “那天就我和儿子在家午睡,他们来了三男两女,把门砸得咚咚响。”22日,南郑区张坝村四组村民杨潇潇说,去年9月22日,当天公公婆婆以及丈夫都外出办事,家里只有她和1岁的儿子在家。
  杨潇潇说,当天上午11时许,她正搂着儿子在二楼卧室午睡,突然听到外边有人敲门,她出来看到家门口站着5个人,对方声称要进门谈拆迁。“我又不拿事,家里人都出去了,我就说让他们下午再来。”杨潇潇说,然而对方仍在门外不停敲门,到最后竟然用东西将门砸得“咚咚”响。
  而砸门声也吵醒熟睡的儿子,杨潇潇说,随后她抱着儿子下楼打开门并和对方发生了口角。“没说两句,一个女的就上来扯我领口,当时抱着儿子没站稳就一屁股坐下去了。”杨潇潇说,随后她被围观的邻居扶了起来,但感到腰上疼痛难忍。
  杨潇潇的婆婆王淑琴说,随后儿媳被送到了医院,结果发现腰椎错位了。而根据3201医院去年9月25日为杨潇潇做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:“腰椎体双侧椎弓崩裂并椎体1度前滑。”
  杨潇潇说,事发后拆迁人员纷纷离开了她家,但没有任何人再问过此事,直到现在仍不知该找谁讨个说法,“干不了重活,一干活腰就疼,也没人管这事。”
  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汉山街办张坝村8组村民王自林身上。22日,王自林的儿子王先生说,去年12月14日上午10时许,就有一伙拆迁人员逼着他66岁的父亲拆房子,因为不配合,就被对方打得头破血流,而且窗户玻璃也被砸碎。
  “他们来了4个人,脖子上挂着工作证,但不是街办的,都是拆迁公司的。”王先生说,之前汉山街办工作人员来过多次,他们都认识,而这次来的拆迁公司的,上来就说要强拆房子,他父亲借故上厕所给他打了电话,还没说完,只听电话那边说那些人跟过来了,电话就挂断了。
  王先生说,等他赶回家里时,发现66岁的老父亲躺在地上呻吟不止,额头上两处已破皮流血,全身在发抖。“我父亲有高血压,但让人气愤的是,这些拆迁工作人员不救人有的却在抽烟,还有的拿手机拍视频。”王先生说,随后他才拨打110报了警。
  >>警方说法
  “堵锁眼、铁丝缠门,啥手段都有
  现在都已经激起民愤了”
  “去年到今年,我们这已经发生四五起拆迁人员殴打村民的事情了。”王先生说,其实村民并不想多要赔偿,大多希望街办能够按照国家赔偿标准进行正常赔付就行,但每次拆迁人员基本都不和村民详细解释赔偿规定,而是采取强制手段。
  张坝村村民李先生说,之前拆迁人员和他谈赔偿,只是按照700元/平方米进行赔偿,既不划地安置,也不谈安置期间的生活费,村民肯定都不愿意。
  “从去年10月开始,我们已经不断接到此类报警,都是这伙人。”14日,南郑公安汉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,经过调查,从去年10月开始,南郑区汉山街办对辖区张坝村、赵家湾村以及近期的国庆村开始拆迁,而街办却“委托”社会闲散人员进行拆迁。
  “这些人的身份不伦不类,既不是县上拆迁办的工作人员,也不是汉山街办的工作人员,但每次他们都说是受街办委托来拆迁的。”该负责人说,而对方却没有任何委托协议,只有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。
  该负责人说,这些人员每次和村民去谈,都带有逼迁性质,强迫百姓签协议,已经和村民发生了多次冲突。“每次去都是带着起草好的协议,逼迫老百姓签字画押。不签,就堵在屋里采取骚扰式的方式逼迫签字。这种工作方式,老百姓肯定不能接受。”该负责人说,“有次,白天去谈没谈下来,半夜人家家里的玻璃就被石头砸碎了,当时窗户下的床上还有个婴儿,好在没伤着。”
  “堵锁眼、铁丝缠门,啥手段都有,现在都已经激起民愤了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  “一般工作做细、政策解读到位,基本都能顺利拆迁。但采取强权意识,威胁、逼迫拆迁户,人家肯定反感。”汉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说,目前一些基层领导干部,法律意识淡薄,往往抱着过去“政府说了算”的想法拆迁肯定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。
  同时该负责人说,目前他们正在对部分暴力逼迁情况进行调查核实,一旦调查清楚后,将依法依规查处。
  >>记者手记
  别让暴力逼迁一再触碰底线
  街办雇佣拆迁公司,拆迁公司又找来各种社会闲散人员。本来拆迁属于行政职务的工作,却被政府部门层层“转包”到了身份不明人员手里。
  拆迁人员虽然有盖着街办公章的“工作证”,却采取非法甚至犯罪手段逼迁,何曾不是官方“授权”的非法强拆?
  同样的强拆去年也在西乡县上演。
  去年7月1日,西乡县前锋村现暴力强拆,大人小孩都被胶带捆绑后打伤在地。对此西乡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回应称,该户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,西乡县东关片区项目部将包括该户在内的6户拆迁工作委托给了西乡县和坤动迁工程公司承担。
  回想这些年,暴力强拆一度让人不寒而栗、深恶痛绝,早已千夫所指,有关方面为遏制暴力强拆出台过许多政策,并针对性地修改了一些法律法规。实践中也越来越突出和强调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,以推进征收拆迁法治化规范化。但客观地说,暴力强拆“阴魂不散”,尚未得到根本性地有效遏制,距离“依法拆迁、文明拆迁、阳光拆迁、和谐拆迁”的制度设计还有一定距离。
  城镇化不可阻挡,拆迁也在所难免,人们反对的并不是拆迁,而是拆迁中那些一再偏离法治底线的方式和手段。城市的改造是政府的行为,而拆迁也应该在政府部门的监管下进行。
  罗马并非一天建成的,但是摧毁它也许只要几个小时。公信力并非一时就能凝聚的,但是伤害它也许就是一两铲子的事情。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时代,法律不能缺位,法治政府建设不能腿软,这样才能协调推进城市发展的“四个全面”。特别是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,守规矩、讲法治的氛围越来越浓厚,依法行政、依法办事已成为政府治理的主旋律。
  究竟是谁在非法逼迁、强拆,必须要有一个说法。 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联系我们|所有发布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|监利热线 (粤ICP备11087585号-2)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8-2-25 08:03 , Processed in 0.081802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WWW.i0716.CC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